您的位置:首页  »  另类小说  »  【SHIFT 变幻】

【SHIFT 变幻】


版主留言fzl666(2013-12-5 10:01): 主标题必须用【】括起来;副标题或章节号用();作者信息放在最后,不要使用括号。 范例:【司马三姊妹】(1-2)作者:ptc077 请在3天内修改,否则删除代发。                                           SHIFT 变幻

作者:不详 字数:47171

   序言「还没开始吗?」

    一阵沙哑低沈的声音。

    虚幻的室内,无效的机械散发着昏暗的光芒,这些光芒似乎没有一定的光源。

    在昏暗的空间中,浮起一名男子的笑容。

    低沈的机械声在男子的期待中随意增减,然後以一定的韵律说着话。

    「其的可以吗?」

    站在台前的年轻男孩反问。男孩眼镜那双神经质的眼晴反映出来的是,领导 人和屋中央的巨大胶囊两个影子。

    「这样做好吗?」

    「不要再供给这个实验体养分,它就会自然死亡了。」

    「你的意思是说让它死在我们手中吗?」

    「是,是啊!」

    年轾人注意到男领导者脸上的笑意突然消失,他不知不觉的感到害怕并意识 到该停止说话。

    「用人工方式来制造生命,本来就违反自然的道理。」

    「嗯┅┅」

    年轻人点头低声回答,但这却不是一位年轻人所头有的低沈声调。

    「那麽┅现在世界上流行的复制人研究计划又如何?」

    「在生命伦理方面,世人的舆论是不会轻易承认的。」

    男人似乎像听到滑稽的玩笑般嗤之以鼻笑了笑。

    「在生物学,药学,还有医学方面,之所以会有今天科学上的成绩,哪一个 不是牺牲生命所完成的呢?如果一定要讲到生命伦理这个词语,那为了实验所必 需牺牲的生命不就都应停止了吗?」

    年轻人不知该说些什麽,只好沈默。

    男人觉得年轻人没说话是同意了,又再接续刚才所说的事。

    「提生命伦理这种事到底有什麽意义呢?根本就是没有根据的欺骗。我敢说, 科学是在牺牲许多生命的同时而建立进步的成果,有谁会否认这句话吗?」

    「但是,使用人类的生命来做实验实在是┅」

    年轻人知道不该再说下去,连忙住嘴。

    年轻人知道如果违背男人的话,会带来什麽惨痛的後果;而且拥有自已的主 张已是犯了大错。

    「你说的没错,但你还想说下去吗?」

    「不对吗?」

    年轻人把目光从男人身上移开反问。

    「你听我说,难道人类有什麽特别吗?身体?智慧?还是因为拥有人类的遗 传因子,而有所不同吗?」

    「而┅而且,毕竟这不是人类啊?」

    年轻人不自觉的被吓到,他发现男人似乎还有话要说。年轻人知道即使自己 说得再多,男人也不一定会解的吧!

    「我们从先身上并没有获得DNA的遗传,但我们也可以说是人类吧!」

    「老师┅」

    「你到底在怕什麽?你就快要接替我的研究了。就从现在开始努力,如何?」

    「千万别让我们失望。」

    男人轻拍年轻人的肩膀。他将丑恶的脸庞往年轻人的脸贴近,然後用一种谁 也听不到的声音说话。

    「我是选择你耶,我并没有选栖川同学┅」

    「你是不是要我说,我真的感到很光荣?」

    年轻人知道自已的虚荣心作崇,他不仅歪着嘴笑了起来。

    「在你觉悟之前我要告诉你,这件事对人类来说是一项很大的进步。」

    「┅我知道了。」

    年轻人隐藏真意的点了点头,男人再度浮现满脸笑容。

    「真好。那你还等什麽呢┅?」

    男人用一种期待的眼神望着巨大的胶囊。

    「那女孩好像快醒了。」

    胶囊内部充满着不透明的液体,面所寄宿的生命形体也渐渐鲜明了。

    浸湿的头发┅「白皙晶莹的肌肤┅」

    越来越明显的身体缓缓站起的姿势,被教授用「苏醒」来形容,而不用「诞 生」。是的┅那女孩苏醒了。

    第一章我的胸围是目测89公分的D罩杯喔!

    这一天┅走在交久大学校园中的赤川优树,心情其是无比轻松愉快。

    春天温暖的和风及和煦的太阳,让优树在长久的考试生活中解脱,迈向愉快 的大学生活,他的心情很开朗。

    再加上今天晚上,他应该可以和千寻独处在同一个屋檐下。

    优树心想「已经好久一段时间喔┅」

    东野千寻是优树从高中时代就交往的女孩。他们在高三时认识,但由於升学 考试的影响,他们两人始终只能把心思放在课业上。

    一直到去年圣诞节及今年年初┅他们两人都没有情侣间的深度交往。也就是 说,几乎只到送情人节巧克力的地步而已。

    千寻总是说「现在的优树,最重要的事就是考上大学?」她为优树定下了好 多详细的计画。

    但是┅优树心想,若是没有千寻的督促,自己又加何能考上这间足以和早稻 田,应庆大学相提并论的文久大学呢?

    生性乐观的优树心十分明白,若是没有千寻的帮忙,他今天可能已经窝在补 习班上课了。

    优树今天能站在文久校园中,完全是受到了千寻的鼓励。

    今晚和千寻约好了以庆祝考上大学为由,到家中吃饭庆祝。两个恋人一起吃 饭,只要是健全的男生,以後会发生什麽事当然也是可以猜想出来的,其令人不 由得满心期待。

    毕竟,现在是该下定决心了。

    优树想时间快到了,飞也似的跑回宿舍。在忍受考试的煎敖後,他租了间学 校附近的公寓,全部是为了这一天的到来而准备的。

    「大好了,今天终於可以和千寻┅」

    优树心这麽想,忍不住握紧拳头加强自己下决心的意愿。

    「喂,你在做什麽啊?」

    「啊!哇哇哇哇!」

    优树听到背後的叫声,不由得握紧拳头慌张的转过头去看。

    当他的视线停留在後面时,他看到背後站着一名少女。这名少女凝视着正在 搔头抓痒,百思不得其解的优树。

    「奶,奶不就是┅奈美惠吗?」

    少女表情丝毫没有变,她微微皱眉头的说:「要不是念在我们是同一所高中, 我才不会告诉你┅」

    「在人多的场所,最好别做出奇怪的动作。」

    「哎呀!这又不是什麽大事。」

    优树握紧拳头慌张的逃跑。

    哎呀!这小姐真难应付。

    中津奈美惠和优树是高中的同班同学,同时奈美忘也是优树在大学中唯一看 到一个和自己同一所高中且同一届的同学。

    她看起来比同年龄的少女成熟,细致的白肌肤加上如同一流作家雕刻的容貌。

    但是,由於这样的容貌中带着些许任性?以致於优树不知如何面对她。

    二星期前,当优树再度和她在校园中重逢时,优树心中不由得浮起「完了┅」

    的念头。

    如果今天是其它女生的话,优树就不会如此烦恼。

    「没想到你和我进同一所大学。」

    奈美惠再遇到优树时,她并未查觉优树的困惑,以一种意外感的语调问着。

    毕竟他们两人的关系并不热识。虽然上同一所大学,但见面机会也没有多┅ 这究竟是哪种心情呢?奈美惠每次见到优树都喜欢讲些不中听的话。

    不知道奈美惠是在何种情况下说出这些话的,这类话并没什麽重要性,虽然 很像是见面时的招呼语,但和高中时代比起来,更令人不想去听它。

    或许这女孩是因为在新校园中看到熟人而感到高与吧!

    优树很想这麽安慰自己,但根据奈美惠以前给自已的印象,实在有所偏差。

    奈美惠在高中三年中,没有结交任何一个朋友,给人十分孤傲的感觉。

    虽然优树觉得奈美惠会和自己说话是件很不可思议的事,但还是没有多大的 兴趣与她交谈。

    「不,课已经结束了,我现在就要回去了。」

    优树如此回答,奈美惠的表情稍微有了变化。

    「那,可以帮我一件事吗?我有一位药学系的学姊,她托我帮她找人去搬东 酉。」

    「搬东酉?」

    优树觉得很意外,不由得歪着头询问。

    「她正在整理研究室,但那些资料和文献实在太重了。」

    奈美惠这种大小姐的身体,的确不适合去做需要花力气的事。

    「需要花很多时间吗?」

    优树问。

    「不用,只要一下子就可以了。」

    优树心想,虽然很麻烦但如果不超过一个小时,倒是可以接受。今天既不用 打工,千寻也不会这麽快到自己住的公寓。

    反正又不妨碍自己的计画,而且是这样一位美人来拜托自己。

    「那麽,请你去药学系教室的三楼。」

    「奈美惠,奶不一起去吗?」

    「我做不来,所以请你帮忙。」

    奈美惠实在不像话。在这种情况下,她至少应该带着自己去和学姊打个招呼, 多少帮一点忙吧?

    优树心想难怪奈美惠在男同学心目中是十分受欢迎的「梦中情人」;而在女 同学心中却是如此被讨厌的。其中最大的原因在於,奈美惠实在太骄傲了。

    「那,这位学姊叫什麽名字呢?」

    优树叹口气,他现在似乎没有退路了。

    「她叫有栖川绫华,现在在研究院的药学研究室中。」

    奈美惠似乎是有备而来的,她详细的指出往药学部研究室的道路。那地方就 离他俩说话的场所很近。

    「总之,就是要我去帮一位叫「有栖川」的人?」

    「是的,谢谢你了!」

    奈美惠面无表情的回答,说完後就转身离开了。

    优树觉得自已好像被耍了。他叹了一大口气,目送着奈美惠离去的背影。

    在药学系研究室等待的人,和优树想像的人有很大的差距。

    本来优树一直把研究所的学生想像成带着一副眼镜,表情毫无生气的样子, 但这位有栖川绫华却和自己的印象有很大的差距。

    「喔!你就是奈美惠高中时代的同班同学?」

    「是的┅」

    「赤川同学,其不好意思要麻烦你帮忙。」

    绫华说话时,脸上浮现妖艳的笑容,除了知性的感觉之外,又多了份温柔, 绫华真可以称得上是美女中的美女。

    「这个,绫华学姐是奈美惠的学姊吗?」

    「嗯,是的┅。你似乎在怀疑什麽似的!」

    「没有,只是问问而已。」

    优树有点不好意思。

    优树感到奇怪的是,一个朋友也没有的奈美惠,居然会和绫华如此熟识?而 且优树很想从一个刚认识的人口中,听听看奈美惠过去的故事,难怪绫华会有如 此惊讶的表情。

    「没┅没有,那可不可以请教奶┅」

    优树为了改变话题,努力的环顾四周环境。

    「我还不知进,身为一个研究生就可以拥有个人的研究室?」

    他们现在正处於四个米大的药学研究室中,像这样房间有不少。当优树知道 道是为大学研究生所准备的个人研究室,他心中不免觉得惊讶。

    「我经常需要熬夜实验,所以需要有保存实验资料的场所。只要一疏忽整理, 找起资料来就十分不方便。」

    这里的确有很多物品,但资料整理似乎已经告一段落了。绫华继续整理着那 些不要的书报,并将它放入纸箱中。这些工作也不需要优树的帮忙。

    「这些桌子是绫华学姊自己从别的地方搬来的吗?」

    「只是废物利用而已,将之前的人所使用过的东西留下来什麽的┅」

    研究室中除了桌子以外,更放着可以摆许多资料的大书架以及可以稍微躺着 休息的便利床。

    「这些东西都是旧教室时的古董,大都用了好一段时间了。」

    「耶!旧教室时代?」

    「这个校舍在二年前曾经翻修过,在这二前药学系和医学系曾经共用这栋建 筑物。」

    原来如此,经绫华这麽一说,优树发现建筑物的确很新。

    「像冰箱这种东西,就是後来搬进来时跟别人要来的。」

    「连冰箱都有吗?」

    「你看,就在这下面啊!」

    经她这麽一提醒,优树发现资料堆中果然有一个小冰箱。如果再如上一台电 视,这的环境就算十分优渥了。

    「请用!」

    绫华从冰箱中会出一个玻璃瓶,并将头的橘色液体倒入小杯子中,请优树饮 用。这研究室不大,但足够两个人移动,优树伸出手,接过绫华递给他的饮料。

    优树突然若有所思的问:「绫华,奶到底在做什麽样的研究?」

    优树对药学并不熟悉,或许问了也不会理解。

    绫华面针突如其来的疑问,她想了1 会儿才回答。

    「这个嘛┅比如说,就像是控制人体的贺尔蒙之类的药┅。」

    她似乎故意挑撰优树知道的词语来做解释。

    「贺尔蒙,是指男性的贺尔蒙吗?」

    「赤川同学,你认为男女的差别在哪呢?」

    「男女的差别吗?」

    优树被绫华这麽一反问,竟不如该如何回答。男女的差别很多,突然要讲还 真不知该从何处开始。

    「从第二性徵开始,男女的身体就有很大的变化。而掌管这些变化的就是贺 尔蒙,因为这个就出现了男性,女性的差别;但并不只有这样而已。」

    「那,还有哪?」

    绫华指着自已的头部说:「头脑啊!」

    「根据最近的研究,男生和女生在头脑的构造,以及机能上有很大的差别, 所以可以分成男脑和女脑。因为头脑的差异,所以引起外表及内部构造的性别差 异。」

    「耶┅」

    「我的研究就是利用药物的控制,来观察二种头脑中荷尔蒙所带来的影响及 重要性。」

    「喔?喔!」

    他虽然频频点头,但仍然不解具体上所指的东西为何。

    「其它像染色体,DNA┅等我也在观察。我才不会埋头於某方面的研究而 忘了其它因素,我的怪习惯就是什麽都要插手。」

    绫华说完後便不由得笑了笑;优树只是单纯的觉得感动。毕竟绫华还是个一 有时间就学习许多常识,做不同研究的人。

    优树不相信竟然有人进了研究所,还会如此的好学不倦。

    「,啊,快点喝吧!我的整理也已经告一段落了。」

    「那,我就不客气了。」

    在绫华的催促下,优树拿杯子接近嘴巴。

    「┅耶?」

    这果汁的味道有点怪。似乎没什麽甜味,只有奇妙的粘稠感。

    「怎麽啦?」

    绫华用一种奇怪的表情,看着皱眉头的优树。

    「没有,没什麽奇怪的啦!」

    他心想,绫华应该不会拿出坏掉的果汁,而正想说服自己这果汁就是这种味 道的时候咚!突然间他的心脏大响了一声。

    「哇啊┅!」

    突然优树跟前一片黑喑。此时,优树感到自已似乎不是自己他身体内部,好 绦有什麽东西正蠢蠢欲动。

    「这,这是什麽?」

    优树觉得全身热得要燃烧起来了,他的身体感到撕裂般疼痛。慢慢的他身体 失去知觉,他已经搞不清楚自己是站着还是坐着。

    「赤川同学,你怎麽啦┅?」

    优树虽然听得见绫华的声音,但跟前一片漆黑,他仍看不见对方的形体;只 听心脏咚!咚!的跳动声。

    「赤┅」

    绫华的叫声,离自己越来越远了。

    优树在体验过自己所未体验的强烈感觉後,渐渐的从黑暗中找回自己的意识。

    「赤川同学!」

    优树听见绫华叫自已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咻地意识回来了。

    「绫华学姊┅这是┅」

    当优树睁开眼时,绫华不安的脸立刻浮现在他面前。优树不知道自己何时跌 坐在床上的,身体应该恢复正常了吧!耳朵不再有嗡嗡的鸣叫,心脏的不规律跳 动也已经停止了。

    现在究竟是什麽状况呢?

    「这个┅赤川同学┅」

    「绫华学姊,我是不是贫血了┅」

    优树一边想起身,一边追问绫华,这时他注意到自己的声调似乎变高了。还 是自已的耳朵有问题?

    绫华突然低下头说:「真的很抱歉!」

    「耶┅耶?」

    优树不知道绫华道歉的理由,以一种惊讶的表情看着她。

    「发生什麽事?」

    「对不起!我刚才拿给赤川同学喝的大概不是果汁,而是实验中新药的样本。

    由於它们放在同一个地方,我想是我一不小心弄错了。」

    实验中新药的样本┅。

    优树一时无法理解她话中的意思。

    「新药是指什麽啊?」

    「是我们在实验会对生物染色体造成影响的药物。」

    「染色体┅是不是指《XX》或《XY》东西呢?」

    「是┅是让生物掌管性别的染色体产生变化的药。」

    「┅那麽,结果呢?」

    她不说话,却指着优树的胸部。

    胸部有什麽奇怪的呢?优树低下头看看自己的胸部┅他呆住了!胸前的衬衫 扣子似乎要蹦开了。突然间,他不知该如何解释这一切。难道是自已眼睛花掉了 吗?还是脑筋透逗了?

    经过一瞬间的沈默,优树的思考恢复了,他被眼前的景物所惊吓住。

    「哇啊啊啊啊!这是什麽东西啊!」

    他大叫,声音也比以前的声调更高。

    「这到底怎麽回事?我到底怎麽啦!」

    「赤川同学,冷静点。」

    「但,但是,绫华!我的胸部像89公分的D罩杯耶!」

    「我能了解你的心情,你先别紧张┅」

    绫华安慰着说。

    「先把衬衫脱下来看!裤子┅也顺便脱下来吧!」

    「裤子?」

    听到绫华的建议,他突然愣住。

    胸部都变这样了,那性器官也一定会跟着改变了。一想到这里,优树突然觉 得血都往头部冲去。

    「这里有镜子吗?」

    「镜子吗?」

    优树很怕自己的身体有所改变,他真的很希望┅这一切都是梦境,只要他能 在镜子前面做完全的确认,他就可以解除疑惑了。

    优树缓缓脱下衬衫,然後看着镜中的自己。

    「哇啊!」

    绫华用一种慕的口吻说:「目测起来的确有90公分那麽大。」

    「这,这究竟是怎麽一回事呢?」

    原本胸部平坦的优树,不相信自己的胸部会变成这样。

    不但胸部变大,连身体曲线也变柔和,身高似乎也比以前矮。

    优树试着摸自已的胸部,柔软的,滑滑的触感。此时身体也回荡着一种奇妙 的感觉。这一切似乎不是在做梦,也不是幻景,自己的胸部真的凸出来了。

    如此一来,优树想到还必须去确认身体上的某个部位。

    「能┅能不能请你转过头去?」

    优树正伸手要拉开裤子的拉炼,突然间又停止动作。即使他已经变成一个女 性的样子,但还是很难在绫华面前脱裤子。

    「啊啊,抱叹!」

    她一发现优树的毕动,立刻慌张的转过头去,优树确定她已经看不到,便吸 了一口气,然後把眼晴的目光往裤档中移去。

    ┅没有。这本来应该有的东西;那个每天和自己朝夕共处的宝贝不见了。他 慌张的将手伸进去摸。

    「哇啊啊啊!」

    「赤川同学,怎麽啦!」

    优树顿失分寸的大叫:「没有┅不见了!我已经┅已经完全变成一个女人了。」

    这下全完了,他失去当男生的乐趣了。

    「没┅没有了吗?」

    面对绫华的询问,优树点头。他现在已经完全没有力气了。

    「赤川同学,把裤子脱掉让我看看身体。」

    优树吓了一跳提高声音说:「什┅什麽啊?」

    「我一定要好好的看看这种药究竟会使身体产生什麽变化;如果我不好好看 看,就没有解决的方法了喔?」

    「但是,我没有心理准备┅」

    毕竟要一个变成女生的男生,大白天的全裸是有点困难的。

    但是,正当优树犹豫不决时:绫华便慢慢的靠近他,然後开始搜查他的身体。

    「哇!好滑润的肌肤喔!真令人羡慕。」

    「绫华,等一下┅」

    「胸部也很有弹性呢,好棒喔!」

    「唉噢!」

    绫华的手碰到优树胸部时,优树忍不住叫了一声。震撼的感觉立刻冲上脑门, 这和自己摸自己的感觉很不同。

    绫华的手毫无忌惮的搓着优树的胸部。

    「啊!啊┅」

    「这种触感真不错。」

    「这个,似乎和奶本来的目的不大一样喔┅」

    「我要看你到底变成女生到何种程度,这步骤是很重要的。」

    绫华浮现出妖媚的笑容,并突然用手将优树的背部围绕。她看着优树似乎没 什麽反应,忘了自己是站在科学研究者的立场,她开始触摸着优树的身体。

    「绫华┅奶怎麽┅啊呀!」

    优树试着抵抗,但绫华却用一种比之前更强的手劲继续触摸。

    「啊┅啊呀┅」

    只有胸部被触摸,就令优树意识混沌。

    凡是女生,只要身体被触摸到都会这样吗?还是由於自已从未体验过这种感 觉,所以才会有这种冲击呢?

    「呼!哼哼┅如何?」

    当绫华发现优树没有继续抵抗,她用高兴的声调询问。一下子,她已经忘了 最初的目的。

    「不论是男的,女生┅每个人都喜欢美的东西。」

    「嗯嗯┅」

    ┅这个人?这个拥有这双手的人优树内心发出一阵悲呜,但身体却无法像声 音一样有所行动。

    优树脑中思考该如何拒绝绫华的爱抚;但又发现自己似乎不会婉拒绫华引诱 自已上床。

    这张床是用简单的铁片打造而成的,大小也十分适中。在他们将场所移至床 上的过程中,绫华缓缓的将优树身上唯一的遮蔽物褪去,并从脚踝旁抽出来┅「 看,你是不是动不了了?」

    绫华将优树的身体抱起来,激烈的┅并带着温柔的感觉抚摸着他的胸部。优 树开始觉得小樱桃隆起,在绫华的爱抚下他已经敏感到可以用痛楚来形容。

    「好像已经变硬了,你看┅」

    绫华开玩笑的说着,低下头吸吮优树的乳尖,还用舌头玩弄。

    「哇。啊。」

    优树不经意的从嘴巴中喊出来。

    这种女性化的声音,绝不是当时的气氛所营造的出来的。

    「不管是男生,女生,一旦觉得兴奋,身体就会变得僵硬。而且不只有小樱 桃┅连这也会┅」

    绫华的手沿着腰部慢慢地往下腹滑去;优树感到变个身体像触电一般。

    「┅嗯哼┅」

    绫华的手已经到达优树最敏感的部位,当她压着柔软的肉并试者将手指伸进 去时,感觉真的十分怪异。

    以前绫华触摸男性的分身时,从来没有这种感受。

    「你真的完全变成女生了。连这也┅」

    「呼┅啊┅!」

    优树的身体忍不住颤抖起来。

    绫华将花辫遮盖住的部分掀开,并用手指往面探索。当被花瓣遮盖的肉芽被 触碰时,优树感到一阵冲击。

    「啊呀!」

    优树忍不住叫了一声;当绫华用手指转动时,优树脑中感到一片空白。这种 兴奋感似乎是到达男性高潮的十倍以上。

    「嗯?赤川┅你好可爱喔!」

    「啊┅嗯哼┅!」

    优树的意识慢慢感到麻痹。

    优树已经没空去理会绫华的手会做出什麽动作,他只知道这种过程会令自己 很舒服。

    咕滋┅咕滋┅他听到湿润的声音。

    优树下半身热得像快溶化一般,从体内更渗出热呼呼的液体。

    「看来,你好像准备好了。那麽,让我更进一步┅」

    她咯咯的笑着。

    「除┅除了这个┅还有什麽呢?」

    他感到双颊变热。

    身为男生的意识上,优树觉得如此被动是十分难以忍受的屈辱,但身体上的 需要,又使他非常期待绫华的下一个动作。

    「我会对你很好喔!」

    她十分快乐的说着,然後把身体埋入优树的双股间。

    「啊┅不要┅!啊┅啊啊啊!」

    湿润的花瓣,令优树难以忍受的再度大叫出来。

    绫华用两手展开那淡粉红色的花瓣,然後用舌头往面探索,舌头发抖似的舐 着肉壁。

    「请,请┅住手吧!」

    优树边喘气,一边哀求着。

    「不行,都这麽湿了怎麽办;所以我要帮你把水分吸乾啊!」

    绫华固执的来回舐着肉壁,然後又大口大口的吸吮,移动着。

    「呵呵呵,看来你是容易有感觉的人喔!」

    当绫华把突起的变唇吸住,优树已经到了叫不出声的地步。

    「还样做好吗?」

    「嗯哼┅!」

    优树忍不住全身发抖,突然间,绫华把指头伸入面。

    啊!,呀┅全身都热起来了。

    「好吗┅如何?感觉到了吗┅」

    绫华的手指在蜜壶洞口来回抽动,好像一刻也不放过优树的样子,优树眼前 已经一片昏喑。

    「啊┅我┅不行啦┅啊!」

    优树在全身快溶化的感觉中,又发现了一丝快感自体内窜升,他发抖着大叫。

    「感觉很新鲜吧!已经到界限了吗?」

    优树已经没时间回答绫华的问题了,在全身发抖的刹那,他发现自己已经溶 入了绝妙的情绪中。

    我┅到底在做什麽啊┅?

    恢复意识的优树,躺在铁床上看着天花板,他才想起这是绫华所属的个人药 学研究室。

    「赤川同学,你还好吗?」

    绫华不如何时就瞪着优树看,他一直没发现。

    ┅是啊,我被绫华学姊┅。

    虽然现在已经没有刚才的强烈感觉,但优树意识到自已全身经过一番折腾: 他的身体很重,指头也好不容易才能活动。

    「赤川同学,照照镜子吧!」

    「镜子┅?嗯!」

    声音又变了。不是刚才女孩的高声调,而是原来的低沈声音。

    当优树好不容易坐起来时,绫华示意他到镜子前面站。

    镜子中反映的是他一身结实的肌肉,而他也感到双股间那玩意十分突显的一 柱擎天。

    「啊!绫华学姊,我变回来啦!」

    他不自觉的高声欢呼。

    「为什麽,为什麽我又突然变成男生呢?我┅」

    「赤川同学,我知道你那个很大,但你也不必┅」

    绫华不好意思的躲开优树的视线,当他是女生时还好,可是现在他又恢愎男 生的身体,而且是全裸的状态,绫华难免觉得不妥。

    「啊,对不起┅」

    他抑止自己的兴奋,连忙起身收拾衣服并开始穿上。

    优树虽然想早点知道自已的身体究竟有何反应,却也不能一直这样赤裸着吧?

    「赤川同学,你┅是在失神时变回男生的。」

    她背对着优树,轻描淡写的说着。

    「应该是到达性高潮时,身体也跟着受影响而变得如此的┅」

    绫华猜测说。

    她自已似乎也不知道为什麽会发生这种事。

    「但是,我觉得还并不是完全恢复的状态。」

    「为┅为什麽呢?」

    为什麽绫华会这麽说呢?优树本来以为这一切已经结束了。

    「这种药物还是实验阶段,所以变成女生的可能性还很高。」

    「耶!」

    他难过的大叫。如果还有可能变成女生的话,还一切不是太恐怖了吗?因为 身体中就好像埋了一颗定时炸弹。

    「我会去研究它的解药,毕竟我也必须负点实任。只是不知道要花多少时间 ┅」

    「拜托奶了。如果还会变成女生的话,我这一生就完了┅」

    优树十分忧伤的求绫华帮忙。

    他已经过了十八年男生的岁月,突然变成女生的身体┅在心理上优树是无法 接受的。

    「我会尽快找出解药的,但你也要注意不使自己变成女生。」

    「这叫我如何去注意呢┅」

    因为优树根本没有任何对策去防止自己变成女生。

    第二章我是男生当优树回到这间外表古色古香的公寓,打开一楼的门,就闻 到一股浓浓的香味。

    「啊,优树,你回来啦!」

    当优树看到千寻美妙的身影,他才想起自已的女朋友约好了来替自己作饭的。

    发生了这麽多事,他早志了与千寻的约会。

    「我,我回来了┅」

    他以一种复杂的表情来回应千寻的迎接。

    「今天不是没有打工吗?」

    「嗯┅」

    「那你似乎太慢回来了吧!」

    优树实在说不出口┅他怎麽说刚才喝了实验中的药,那种药会让人变成女生, 然後又和研究所的有栖川绫华学姊做了那件事呢?

    「因为,大学才刚开始二个星期而已啊,所以很忙。奶不是也说过短大的入 学式才辨完而已,所以奶也很忙啊,是不是┅」

    优树狼狈的说。

    千寻似乎没有注意到优树的怪样子,她自顾自地回厨房去关掉正在沸腾的那 锅菜。

    优树发现她并没有继续追问的意思,所以松了一口气然後走入房子 .屋子是 西式卧室如上厨房约八个榻榻米大的空间。一个人住的话十分宽敞,二个人住的 话就有点小了。不过,优树心想如果千寻也在就更好了。

    「优树你不是一个人住了二个星期了吗,你有每天吃饭吗?为什麽厨房看起 来像没用过一样。」

    「还个嘛┅反正,就是这样嘛!」

    通常一个男生自已住的话,用泡面或便当就可以解决吃的问题了。虽然优树 也知还自己做饭比较经济实惠,但他不是可以精心去做料理的男生。

    或许这个观念有点守旧,但这是优树的想法。

    「我知道你不会去自己弄饭来吃的,你一定常常吃外面的便当吧!」

    「奶怎麽知道呢?」

    「优树的想法我一猜就解了。没关系┅我帮你补回二个星期所缺少的养分吧!」

    千寻开始把做好的饭菜,一盘盘的往桌子上摆好。与其就这个桌子不太大, 倒不如就千寻实在做太多道菜了。

    「优┅优树┅」

    千寻在狭小的空间中来回端菜,然後走到优树旁边说话。

    「我┅我今天可以住这吗?」

    「真,真的吗?」

    他不自觉的叫了起来。

    优树不知道千寻怎麽对父母亲说,但他知道千寻正在询问自已的意见。

    优树也不知道对一个女生来说,夜晚留在单身男孩的房间,究竟代表什麽意 义;但是,他知道千寻对於今天晚上将发生的事应该有心理准备了。

    「好,好呀┅」

    优树假装平静的回答,语调却不知不觉的颤抖。

    从决定一个人搬离开家居住时,他就料到会有这种情况,但他并没有料想到 机会这麽快就到来。

    「那我们先吃饭吧!」

    这下子不好好吃一顿不行啦!

    优树看到桌上摆的尽是营养丰富的食物;或许,千寻就是为了今晚特地来为 自己做这些料理的。优树想着想着不禁沾沾自喜。

    「好啊,来,多吃一点。」

    「太好啦!」

    当优树正想接过千寻呈好的饭时┅。

    咕噜┅突然眼前一片昏花。优树心跳顿时加快,身体热得像要烧起来。

    这个┅难道是┅优树反射性的摸自已的胸部,和从心脏传递至手心的心跳声 频律一样,他的胸部也慢慢的隆起。

    「优树┅?」

    千寻以困惑的表情凝视着优树的脸。

    ┅难道,我又要变成女生了?

    优树脑中突然浮现绫华的话┅说不定还会变成女生。

    优树忍不住大叫别跟我开玩笑!

    好不容易恢复了,难道又要再变成女生了!

    「优树┅怎麽啦!」

    「呜┅呜呜呜┅」

    不论意识上如何去抗,优树也没辨法防止自己身体变成女生。优树没有辨法 使自已的意识不往黑暗的深渊沈淀,他实在没有对策了。

    当优树回过神时,他看到的是千寻错愕的表情和眼神。

    「优,优树┅是你吗?」

    她实在不知如何询问起。

    看到自己的男朋友在跟前突然变成女生,千寻能如此冷静,而不惊慌失措的 大叫,优树已经觉得很感谢了。

    「千寻,这是┅」

    优树听见自已的声音,他不用看镜子也知道自己完全变成女生了。

    ┅好不容易变回男生的,竟然又这样。优树好想大哭一场,但除了怨叹自己 运气不好又能如何呢?

    千寻还在等待自已说明这些情况啊!

    「优树┅」

    「千寻,听我说┅事实上┅优树没辨法,只好从在大学校园中遇见奈美惠的 事开始,全部诉说一遍。

    不过,他当然省略了和绫华做那件事的情节。毕竟该让她知道眼前变成女生 的男朋友,除了相信这件荒谬的事以外,她已经别无选择。

    「变换性别的新药吗?」

    「那个有栖川学姊说过会帮我找到解药的┅」

    「我也可以帮忙啊!」

    无意间,千寻说出自己的决定。

    「耶!帮忙?」

    「不是吗?我要帮优树变回男生。那个有栖川学姊毕竟不能做什麽具体的事 啊┅」

    「千┅」

    他真的好感动啊!尤其在自己变成女生後,又不知何时能变回男生的情况下 ;千寻竟没有半句抱怨的话,还要帮自已找到变回男生的方法。

    「首先,你总不能穿这种衣服吧!」

    「┅┅?」

    「女生穿男生的衣服不是太奇怪了吗?我有带换洗衣服,刚好可以借给你。

    尺寸应该没差多少吧!」

    「叫我穿女生的衣服吗?」

    「你变成女生,那也没辨法啊!」

    「但┅但是┅」

    优树狼狈的看着千寻,千寻已经从带来的包包中会出几件衣服了。

    「我看,优树究竟适合什麽样的衣服呢?」

    「┅喂,奶看起来好像很高兴耶!」

    优树看着千寻高兴的挑衣服,口中忍不住嘀咕几句。

    隔天┅绫华十分惊讶的看着站在门口的优树。

    虽然她早料想到优树会再变成女生,但却没预料到他会穿着裙子,呈现一副 完全女性化的模样。

    「怎麽啦?你怎样会穿这样┅」

    「唉,没办法啊┅」

    优树把在女朋友面前变成女生的经过告诉她。

    「原来如此,难怪你会穿成这样。」

    听完话後,绫华忍不住笑了起来。

    「我可不是在跟奶开玩笑。」

    「我讨厌穿这种裙子,更不喜欢穿花衬衫┅难道女生非要穿这样才能上街吗?」

    「唉,你会习惯的。」

    说完话,绫华把丢在桌上的书本拿起来。

    「我正在寻找解药的相关资讯。」

    「耶!难道奶已经有新发现了?」

    「没有,还没那麽快,我只掌握到关於XYX因子的资讯。」

    「XYX┅?」

    优树对这些名词没什麽概念。

    「那是新药的名字。那个药物原本是药学系某研究室所开验的药,我也不知 道这种机密样本为何会出现在我的冰箱中。」

    「机密样本?」

    「简单的说,就是因为某种原因而不能发表的东西。」

    绫华告诉他,药学系并不是制药公司,所以不能以贩卖为目的来制做药。但 是,她也不明白为何研究途中的不明药物会出现在这裹。

    「难道┅我就是喝了研究中的不明药物。」

    「嗯,现在我知道谁是样本的开发者了。」

    开发者优树听了这个名词感受到很大的冲击。仔细想想,药物本来就会有开 发者存在的。只是他在哪?为什麽他要研究这种无聊的药呢?

    绫华犹豫了一下,她继续说:「是生物学研究室的西村教授所开发的┅」

    「这个教授以变态出名的。」

    「变态┅是指很奇怪的怪人吗?」

    「他不是怪人,他是大变态!」

    绫华激动的诉说着,她一定十分讨厌那个叫西村的教授吧!会制作改变性别 的药的人,一定是个不简单的家伙。不过从他聪明的地方看来,肯定是他的性格 有破绽。

    ┅他是变态科学家吗?

    优树心在嘲笑西村的同时,也发现了一件事。如果有开发者,那就表示有方 法找出解药了。

    「如果教授有关於XYX的基本资料,那我们就可以┅」

    优树说出自己想法的同时,绫华也跟着点头。

    「那,我去拜托教授┅」

    「你┅没听清楚我的话吗?」

    绫华不悦的说。

    「西村教授是个变态!他一定不会帮我们的。」

    「但是,没有教授的资料,我要如何恢复呢?」

    「我不认为直接拜托他,就可以借到东西。他一定会对我们有所要求的!」

    「有所要求┅是指钱吗?」

    优树心想┅我现在也没有多少钱啊!

    「反正那西村教授是个大变态,如果只要钱就好解决。但是,这是他没做成 功的药;而且赤川同学又喝了他XYX的唯一样本,他会轻易放过你吗?」

    「这样说来,他好像很可怕?」

    「总之,只要和西村教授有关的事,就不能不小心进行。一让他知道我在研 究XYX的解药;或者他发现赤川同学吃了他的药,我们就麻烦了。」

    可是,除了他还有谁可以帮忙呢?为了变回男生,找到教授的资料是唯一的 办法。

    「西村教授的研究室在哪呢?」

    「那个人被学校中其它的教授排挤,所以分配到药学系的地下宿舍。」

    「那,我去那拿XYX的相关资料吧!」

    「不行!太危险了。」

    她差点从椅子上跌了下来。

    「我没有骗你,这个人实的很变态!你找他也没有用的。」

    「可是┅」

    「我会帮你找到恢复的方法,请你耐心等待。」

    绫华安慰的拍拍优树的肩膀。

    或许绫华真的可以找到恢复的方法。但是,那一定要花很多时间。这期间优 树就必需忍受一下子变女生,一下子变男生的煎熬。

    「赤川同学┅你觉得有何不妥吗?」

    她看着优树不安的表情。

    「我觉得吗?绫华学姊会帮我找到恢复的方法吧?所以我应该不会担心了。」

    「这样┅就好了。我必须快点找到解决的方法。」

    「麻烦奶了。」

    优树不得不说谎,毕竟这是自已的身体;如果出什麽事的话,自己也必须想 办法来解决。

    或许,这就是危险的根源┅。

    晚上十点┅优树再度走进大学校园。

    本来这种时候应该没什麽人;但是药学系校舍,包括绫华的研究室,都是灯 火通明的。学生们大概都做实验做到很晚吧!

    虽然潜入不好,但优树有自己的考量。趁现在校园中还有人,所以校舍的出 入口就不会上锁了。

    「好吧!去吧!」

    当优树心底响起这种声音时,他立刻跑到学校校舍附近张望,然後伺机进入 头。

    校园面的确一片寂静,走廊下还有些许灯光,所以很方便行走。

    优树尽量让自己不发出脚步声,然後走进地下室的楼梯。他并不常在校园走 动,所以对地形并不十分熟悉。而且晚上和白天的印象十分不同,但他毕竟还是 找到了往地下室的楼梯,所以优树一步步走向黑暗之中。

    继续走下楼梯时,他发现这和一楼走廊灯火通明的景象完全不同。

    优树扶着墙壁使自己不会跌倒,并伸手往口袋中摸索。他没想到这这麽暗, 所以只准备小型的手电筒。优树试着打开灯,小小的光线似乎被黑暗吸走一样, 起不了什麽作用。

    既然是地下室一定有照明设备,他想等找到房间再打开灯。优树尽可能乐观 的思考事物;如果不这样,一旦自己变回男生,又怎麽会有勇气到这个气氛怪异 的地下室一探究竟呢?

    「┅奇怪?」

    当他走下楼梯便发现到一个置物处,本来他以为这样就可以走到别的房间, 却没看到其他通路。

    总之,地下只有放置几个箱子的空间。

    难道是走错地方了吗?

    可是,往地下室的楼梯只有这个呀!

    啊┅「┅!」

    旁边的灯光闪闪烁烁的,背後响起稀疏的声音。

    ┅┅脚步声┅有人来了?难道是西村教授吗?

    电灯的光芒忽明忽灭,但背後突然跑出一个东西把优树捉住。

    「什麽┅是谁!」

    对方没有回答,优树的嘴巴已经被布塞住了。

    「┅呜!」

    他的意识飘向远方。

    ┅这是,像氨水之类的麻醉药吗?

    优树常在连续剧中看到这些情节,难道自己也碰到这种遭遇了吗?优树本身 就像连续剧中的女主角一样,突然间全身无力,眼前一片昏黑。

    水滴声把优树从昏迷中唤醒。

    优树的意识从混沌的情况渐渐变为清晰,好不容易锁定焦点,他的视线停留 在水泥做的天花板上┅「嗯┅」

    优树想起身,这才知道自己被固定在床上。不知不觉中自己的衣服也早被脱 光了,连向千寻借的内裤都被脱掉。

    「什麽呀,这是┅」

    他的身体虽然可以左右扭动,但两只手却被固定在头上动也动不了,这胶带 似乎很牢固。

    原来如此┅我本来不是要偷偷进入西村教授的房间吗┅。当优树想起来这里 的动机及现状时,他更後悔了。

    会做这种事的一定是绫华口中的变态┅除了西村教授以外不会有别人。

    「你醒了吗?赤川优树同学。」

    头上响起讥笑的声音。但优树转动着头四处张望,却看不到声音的主人。这 声音似乎是从墙壁上针孔摄影机传来的。

    「是谁!给我出来!」

    「我当然不会让你看见我的样子,可是我却可以看得见你的样子喔!」

    「┅!」

    优树仔细一看,天花板上有一个小型的录影机。他不知道对方在何处,但对 方似乎可以清楚看到自已。

    「你是西村教授吗?」

    「哼,我怎麽会告诉你呢?呵呵呵┅」

    这声音听起来像年纪稍长的人所发出来的沙哑声,而这种笑声令优树听起来 十分害怕。

    「这到底是怎麽回事?」

    「你应该知道吧!你喝了XYX试剂,所以你就是一个重要的样本?所以你 要帮忙作实验啊!」

    「实验┅?」

    「就是看你到底女性化到什麽地步啊!」

    这声音的主人除了西村教授以外应该没有别人。雉道是绫华在收集XYX相 关资讯时,把优树的事泄露了?

    「一直把你放在那也不是辨法,我们还是赶快实验吧!」

    沙哑的男人说话时,房间的门也打开了。走这房间的是一个年轻的美男子。

    虽然是第一次看到这名男子,优树总觉得有股似曾相识的感觉。

    「那麽,可以开始啦。我们现在来做一个男生变成女生,第一次性交时所产 生的精神影响程度的实验。」

    「┅什麽!」

    优树听到实验内容差一点没昏倒。

    本来优树以为来这可以拿到XYX相关资料,没想到却要变成别人实验的样 本?这实验的内容和优树所想像的实在差太远了。

    「等,等一下,我的身体虽然是女生,但我却是个不折不扣的男人!」

    「呵呵呵┅所以我们才要给你做实验啊!」

    无情的声音嘲笑着。

    如果对方是女的,即使自已在身体上变成女生,在精神上也不会产生问题。

    但是,一想到要被男人拥抱全身不禁大打冷颤。

    「快点开始吧!」

    顺从着墙壁传来的男人声音,年轻男子慢慢走近优树,他突然抓住优树的胸 部。

    「呜┅」

    优树觉得这和绫华的触摸大不相同。粗糙手掌的触感,带给他前所未有的感 觉。

    男子的触摸好像在确认优树的胸部到底是真是假。刚开始男子的表情很疑惑, 但立刻又回到完全没表情的状态,他很快的爬上床。

    「等,等一下┅喂耶!」

    男人突然的吻住优树的脖子,但优树不觉得有任何快感;他只感觉到被同性 爱抚的厌恶气氛。

    男子的嘴唇从脖子移往胸部,突然间将优树的小樱桃含住。

    「嗯┅啊┅!」

    当优树的小樱桃被旋转的舌头玩弄时,他感到身体像触电一般;男子又开始 用一只手慢慢的揉搓另一边胸部。

    优树的脑海中,被一片空白所代替。

    「┅嗯┅啊啊┅呀,停止啊┅」

    男子的另一只手住下移动,他试着去探寻优树女性化的中心部位。

    男子起初有些疑惑,渐渐的变得顺手。优树将眼晴睁开一小裂缝,他看到男 子的手上下移动的爱抚自己。

    「嗯┅停,停止┅啊鸣┅」

    男子的手巧妙的移动着,优树听到自己身体湿润的声音。

    ┅咕,咕滋!

    优树厌恶自己的身体。

    为什麽身体会违反自己的意志,而擅自有所反应呢?但优树就只恨自己这麽 一次,之後就不能自己了。

    男子的手指将包皮所包住的部分撑开,以这部位去探索优树体内,突然间优 树更感到刺激。

    优树的身体摆脱意志,竟然自己大大摇了起来。

    「啊呜┅这,这不行┅呜┅!」

    意识一点一滴的薄弱,他不知道自己会变如何?也不知道男子接下来会做什 麽。优树身体不断感受到麻痹,眼脸上的光芒变得忽明忽减。

    呼┅当优树的意识返回现实时,正是男子将粘稠的热液洒在自己花辫上的时 候。 [ 本帖最后由 zhangjingran 于 2013-12-5 20:31 编辑 ]
(第1页)(第2页)(第3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