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另类小说  »  【亚美小姐的发情枪】1-完?【作者超新星令媛】

【亚美小姐的发情枪】1-完?【作者超新星令媛】

字数:14085
  


我的名字叫做星冈亚美。用这么一个简单又常用的话来作为开场白,或许会给大家一种小学生作文似的感觉。但可惜本人是已经成年的18岁少女,已经不是能够被称之为萝莉的年龄了吧!长大什么的最讨厌了!不过胸部和身高是排除在外的。

  那么开场白的事情先放在一边,让我们进入正题吧!

  我刚才,被妹妹强奸了。突然爆出这么重磅的消息好像大家都说不出话了呢?还是说感觉莫名其妙呢?对于一般人来讲这可能是一件难以想象的事情吧?毕竟是妹妹耶!那可是妹妹耶,年龄比人家小3岁耶,而且还是个初中生。

  虽然是学院偶像并且运动全能,而且还有着与年龄不符的性感身材,就是胸部小了一些,果然基因是不会骗人的么……即使是姐姐我也经常因为这件事儿烦恼呢……那么到底是为了什么才会将与自己相伴15年的姐姐给压倒在地。而且还用手指将姐姐的处女给夺走了呢?

  原因很简单,那就是——发情。众所周知,人类是一年四季都在发情的生物。这样想的话,妹妹的发情或许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才怪!普通人发情时会将自己的亲生姐姐扑倒么?

  当然不会,那是因为普通人都会保持着名为「理智」的东西。当然,不仅仅是因为「理智」,还会有着诸多其他原因。总归而言,就是「自制心」但是如果有什么方法,可以将对方的「自制心」给暂时消除,并且使对方对自己发情。甚至达到越过了性别和关系的程度,相信每个人都会为其疯狂吧!

  而现在呢……我说不定就已经找到了那种方法。不……应该说「可以达到那种程度的物品」说到这里大家也该明白了吧?让妹妹发情的人,正是我自己。
  事情发生在今天下午,也就是5小时以前。我刚从学校回来的时候……
  1。发情……枪?

  「我回来了。」这样说着将家门给打开,稍微伸展了一下疲惫的身体。今天是周一,无论是对于哪个学生来说,都是相当讨厌的日子吧!即使那个学生是被称之为学生会长的人。是每个人眼里的好学生的人。

  如果说只是普通学生的话,放学之后就可以直接回家。但是如果是学生会长的话,还要进行各种没有回报的工作。结果就是导致属于自己的时间越来越少…
  …虽然并不是说我讨厌学生会长这个工作,不如说还是挺喜欢的……但是因为这个工作的原因,也给予了我相当大的压力呢。除了各种事务之外,还要将各方面的成绩都保持在学院第一。领头的人必须为属下做出榜样,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欢迎回来,姐姐。」从楼上探出头的少女用着甜甜的对我喊道。

  少女是我的妹妹爱美,今年14岁,和我一样在百合女子学院上学。不过她是初中部,而我是高中部。无论是相貌还是性格都相当棒,所以暗恋她的男孩子据说有不少。因为我们家没有父亲,所以家务都是由她一手包办。虽然说我作为学生会长而失去了大把自己的时间。那么她就是为了家庭而牺牲了自己的时间和参加社团活动的乐趣吧!如果她去参加社团,无论是什么工作也能做到完美才对。这让我这个做姐姐的不禁感到惭愧。

  啪嗒,啪嗒。爱美从楼梯上跑了下来。扎在两边的粉色头发随着动作一抖一抖的。像是耳朵一样无比的可爱。

  「唉呀呀,别在楼梯上跑,多危险啊!」虽然知道她肯定不会听,但还是出声提醒了她。毕竟摔倒的话很危险。虽然以她的运动神经来说也不会有什么问题才对。

  「没事的啦,不用担心的啦!」果然,她一点都没有反省的意思。还对我做了一个鬼脸。

  嘛,这也是常见的事情了。这样想着,用手抚摸着她的头发。而爱美则眯着眼睛,好像对于被摸头发这件事很高兴。

  「对了!我是来这个给你这个的。」她将一块包裹在塑料袋里的方形盒子给递了出来。塑料袋封的很紧,可以在盒子的上方看到「星冈亚美小姐收」的字样。
  「啊,谢谢……」我将盒子拿起来仔细了看了一下,虽然上面写着我的名字和家庭的地址。但是却没有写发件人是谁,这样的东西也能寄出来么?

  「这是什么?」虽然知道可能问不出什么确实的情报,但是我还是随口妹妹这样提问了。

  「是邮件不是么?回到家的时候看到门前放着,既然是寄给姐姐的,我就捡起来了。」

  也就是说并不是由快递员拿过来的也说不定么?如果是快递员的话,肯定会等到家属签字之后才会将寄来的东西给我才对。

  「那么我继续去做饭了,今天的晚餐是炒饭喔!」

  「嗯,辛苦了,很让人期待喔!」

  看着爱美蹦蹦跳跳的进入厨房的背影,我转头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总而言之需要先拆开看看这是什么吧!

  在放下书包之后,用剪刀费劲的将包裹着盒子的塑料袋给剪开。露出了里面白色的纸盒。然后再用两手捧着纸盒的盖子将其打开……

  「嗯?这是什么……」纸盒的里面是一根像是小型手电筒一样的圆柱形物体,还有一张写满了字的纸片。

  「这个是说明书么?」将有些硬的纸片给拿起来,一眼就能看到上面写着的三个大字。

  「发情枪……唉!」看着这奇怪的名字我不禁有些脸红,然后来来回回的将纸片翻了个面……

  「发情?」可以看到纸片上写着类似说明的东西,这果然是说明书。

  「呜哇……什么啊,发情是?」暂且将说明书给放下,我小心的将像是手电的东西拿了起来。

  「不可能吧?」仔细的看了一下,圆柱形物体表面很光滑,在前端有一个红色的按钮,而按钮前方有一个覆盖着玻璃的小洞。

  「说是枪,但是更像是手电筒呢……」忍耐着尴尬的心情,重新将纸片拿起来,仔细看了一下上面的说明。文字没有想象的多。除了「发情枪」三个大字之外,剩下的也仅仅是几条说明,不像其他电子产品写着很多东西。

  1。用这把枪击中的人会发情,发情的人类会失去自制心。

  2。发情的人会在行为结束后30秒后回复自我。

  3。被击中的人在回复自我之后,会感受到一方面的强烈的罪恶感。

  「呜……嗯……」看完这意义不明的文字之后,我只觉得有些可笑。这也是当然的吧!这种像是玩具一样的东西,又怎么可能会有那么奇怪的效果。

  「是谁因为什么目的将这种东西送给我的呢?」把玩着像是电筒一样的发情枪,对着桌子按下了按钮。嗯?原来不是手电啊。桌面上出现的一个小红点,摆了摆拿着发情枪的手,小红点也随着移动。看来这个所谓的发情枪只是一个红外线发射器嘛。只是给小孩子玩的玩具而已……

  「真是可笑,这是什么色情的玩笑么?」

  咚咚咚!敲门的声音响了起来。

  「谁呀?」我转过头问道。

  「是爱美么?」

  「是芽衣啦……」

  「啊,对不起。」

  芽衣也是我的妹妹之一,比爱美大一点,今年是15岁。和爱美一样,也有着不少人暗恋她。

  「可以进来么?」芽衣又敲了两下门。

  「进来吧!」这样说着,不自觉的将发情枪给藏在了口袋里。

  「搞错了也太过分了吧!」

  芽衣和爱美两人很相似,但是却从来没有人会因为相貌而认错,因为两人的性格和打扮完全不同。如果说爱美的性格是天真活泼的话,芽衣就是那种性格被人称之为的傲娇的种类。和爱美一样扎着头发,不过因为头发很长,所以是双马尾,果然傲娇的女生就是双马尾么?像动漫一样呢。看着芽衣歪着嘴巴一脸不爽的样子。我不禁生出了这样很失礼的想法。

  「对不起啦对不起啦!」芽衣的性格很认真,而且稍微有些强势,生起气来是作为姐姐的我也弱她一头呢。不过本质上也还是个温柔的孩子,也一直很为家庭着想。

  「最近芽衣的声音和爱美很像嘛!」果然是因为是姐妹的原因么?即使是作为长女的我也分不清妹妹们的声音呢。

  「来陪我一起做作业吧!」虽然芽衣还想说什么的样子,但毕竟她也知道自己和妹妹的声音有多么相似,随既就放弃了,说出了自己的真实目的。也不听我回答,自顾自的就拿出了作业本。

  发情枪……么?看着芽衣的样子,我偷偷的将藏在口袋里的红外线发射器给拿了出来。看着外表和手电筒无比相似的玩具。试试也没关系吧?也不知道我到底是为什么才会产生这样的想法。

  「这个因数分解的解答方式,稍微有些弄不明白呢……」芽衣拿着作业本走了过来。

  咔擦。然后我就对着芽衣按下了发情枪的按钮。然后仔细观察她的反应。
  「什么?」我突然的行为好像让她有些不知所措,仅仅只是愣住了,但是也仅仅只是如此了的样子。像笨蛋一样……

  「没事……」我不禁感到有些害臊,虽然只是尝试,但是也说明了我内心中对发情枪的真实性抱有一丝期待。过会儿就将这东西给丢了好了。

  2。被妹妹强奸了

  咚……

  「嗯?」听到了什么东西掉落的声音,我抬起了头,却看到芽衣的脸红红的。就像是刚才去泡过澡一样,不仅仅是脸,从脖子到耳朵都是红红的一片。而作业本已经掉在了地上。

  「姐姐……」芽衣将绑在脖子上的丝带拉掉,然后开始一枚枚的打开校服的扣子。不一会儿就露出了那我家的人特有的胸部发育不良的身材。但是纤细的腰肢和粉红色的乳头都相当有魅力,洁白的皮肤也开始透出一层水汽。

  怎……

  现在换我愣住了,芽衣的异常行为让我不知道该做什么。转过头看到被随手放在桌子上的红外线发射器,也就是发情枪。我的脑袋一下子就反应了过来。
  「真东西!」在我盯着发情枪发呆的时候,芽衣从背后抱了上来。

  「姐姐……姐姐……」激烈的喘息声和柔软的感觉之外,还有芽衣专用的洗发水的味道,让我不禁有些心猿意马。

  啪嗒……

  「唉唉唉唉唉!」

  下一秒,我就已经被芽衣从椅子上给拉倒在地了。因为刚才脱了衣服,芽衣现在只穿着裙子,而上半身全裸。可以看到可爱的小乳头已经挺起来了。浑身都散发出浓烈的少女体香,汗水瞬间就把我的校服给浸湿了。

  看着芽衣喘着粗气的脸上还带着眼泪,我不禁有些毛骨悚然。发情枪的力量到底有多大啊!

  「不行……我们可是姐妹,不能做这样的事情。」在反应过来现在的情况之后,我开始激烈的反抗。但是芽衣的力气出乎意料的大,让我根本无法将她推开。芽衣并不是擅长运动的人,虽然她的性格有些易怒,但是体力很差劲,理应当来说是不可能有着这么大的力气。即使是男生也不可能有这么大的力气吧!

  作为学生会长,我在体育方面可以说是有着相当的自信,也有学过一些防身术,但是在芽衣面前却连反抗都做不到。

  「这种事情就去和男生做啦!」感受到芽衣的舌头在脸庞上游走,我别过脸大喊道。

  「不要!已经忍不住了!而且……」

  噗嚓!质量算是不错的衣服已经被芽衣那不知道从哪里来的怪力给硬生生撕开了。现在我的右边半身可以说是一览无遗了。

  在撕开了衣服之后,芽衣就直接抓住了我的胸部。本来还担心那怪力会不会将乳房给直接捏坏,但是却只是有些疼痛而已。但是现在并不是安心的时候。强烈的羞耻感让我相信现在我的脸红的比起芽衣来说也不会弱于下风。让我也开始流下了眼泪。

  「不是姐姐的话,不行!」芽衣满脸泪水的说出这种话,漂亮的脸庞上沾满了泪水。无论是谁看到都会生起怜惜之心吧!如果不是她的行为和犯罪者无疑的话。

  她……脱下了我的内裤。

  「不要!不要!不要!」我反抗的更加激烈了,我潜意识里已经明白了。如果这样下去到底会遭遇到什么样的对待。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力气,即使是现在力大无穷的芽衣也开始因为我的挣扎而开始无从下手。

  「真……真是的……姐姐!」芽衣用更大的力气将我压制住,如果一放松的话。

  我大概会马上逃出门外,去向爱美和母亲求救吧!也不知是为什么,我刚才的尽力呼救根本没人有反应。最糟的可能性就是爱美她们出门了。

  「别动!姐姐!真是的!」现在我眼中的芽衣已经不是那熟悉的妹妹了。仅仅只是一个打算对我做奇怪的事情的恶鬼。继续激烈的挣扎。

  「吵死人了!」

  啪!芽衣一耳光扇在了我的脸上。

  疼,非常疼,难以置信的疼。普通的扇耳光会有这么疼么?最原始的暴力总是会有着最有效的成果。

  「呜……呜咕……芽……衣?」我一边哭一边口齿不清的叫着芽衣名字。
  看到我安分下来,芽衣很满意似的点了点头。「不安分一点的话不行喔。」
  一边这样说着,一边将我的腿给抬起来。

  我对自己的身材还是相当有自信的,虽然胸部比较小,但是腿相当长。因为运动的关系形状也不错,既柔软也很光滑。而芽衣丝毫没有怜香惜玉的意思,只是用着让我担心会不会捏碎骨头一样的力气用力将我还有抗拒的大腿给分开。露出了最里面的秘处。

  「不,不要……」我一边呜咽一边试图挡住那令人害羞的地方。

  而芽衣根本没有在意,只是用力将我的手拂开,然后用两根手指将柔软的花瓣给分开,露出了更里面的蜜肉。

  「啊啊……」敏感的地方被触碰,让我不禁呻吟出声。

  「姐姐真是淫荡啊,这么重的味道,已经完全湿透了嘛!」芽衣露出了我在这15年来从来没有看到的表情。配合脸上的红晕,乱七八糟的头发,汗水和眼泪,加起来像是一幅另类的画一样。这真的是我的妹妹么?

  「什么啊,嘴里说着不要不要,实际上很期待的样子不是么?」芽衣说出了淫荡的话,就像是让人害羞的电影和漫画里的台词一样。我根本就没有期待这样的事情发生。一定是没有期待的……

  「来吧……」芽衣将手指插进了花瓣里面,玩弄着连我也很少触碰的肉壁。
  「没想到像姐姐这样好色的人居然还留着处女膜呢!」现在已经没有余力去阻止芽衣了,从来没感受到的快感冲击着脑髓。我只能是一边流泪只能擦着眼睛而已。被妹妹这样对待实在太令人害羞了,但是反抗的话又要……

  「疼!疼!」但是除了疼痛之外,还有着从来没体会过的新的感觉。

  「呵呵,两根都插进去了呢!」似乎是因为将手指插进了姐姐的小穴感觉到很兴奋吧!芽衣并没有马上移动手指。

  「看呀看呀,姐姐。」芽衣很高兴的对我说。但是因为处女被妹妹夺走这件事的打击。

  我的脑子就像罢工了一样。

  没有对芽衣的话做出什么特别的反应。

  「姐姐的小穴吸的太紧了,连抽都抽不出来呢!」芽衣轻轻的将手指往外拉了拉。因为芽衣的动作使得那种感觉和痛楚更强强烈了。让我不自觉的绷紧了身体。

  「呐呐……感觉怎样,姐姐?被妹妹夺走处女的心情如何?舒服么?」芽衣丝毫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一边问着让人感觉羞耻的问题,另一只手玩弄着我的乳头。然后俯下身来亲吻着我的腹部。

  对于芽衣的问题,虽然我没有做出回答。但我已经因为痛楚和羞耻心而感觉到了绝望。只希望快点结束。

  果然,发情枪是真东西。但是被击中之后会有这么强的力量什么的。说明书上根本就没有写!

  「感觉……好无聊呢!」因为我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芽衣露出了不满的表情。那是我最熟悉的表情。但是在现在这种状况下,芽衣露出那种表情。到底意味着什么呢?

  「来,姐姐将腿再分开一些。」芽衣将我的膝盖给强行向两边分开。但是我没有感觉到疼痛。如果不是因为身体柔软又学过一些舞蹈和武术的原因。这样的动作一定无法轻易做出来吧!

  「要来了。」在分开我的两腿之后,芽衣脱下了自己的内裤。然后将自己那光滑白洁的大腿从中间跨过去。

  看着那光滑白洁却又黏黏糊糊的小缝。我不禁吞了一口口水。

  「开始了喔!」芽衣将屈下身体形成一个十字交叉的姿势。

  两人最敏感神秘的花瓣已经亲密无间的贴在了一起。火热,柔软,湿润,黏腻,光滑……用尽了一切词语来形容那种感觉。种种触觉像是放大了数倍,难以名状的快感!

  「姐姐!姐姐!姐姐!姐姐!姐姐啊啊啊啊!」世界的颜色仿佛都失去了似的,之前的痛楚仿佛是梦一样。妹妹芽衣激烈的扭动着腰部。而我在那快感之下逐渐沉沦。是想将我吸进她的花瓣……还是想将她自己融入我的身体。快感冲击着我俩的身体,迸发出极度的欢愉。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感受着芽衣那原始的爱,世界仿佛只剩下了彼此,时间就像是停止了似的,只余下极度的欢愉……

  「姐姐,我爱你。」在最后的一波已经无法用言语形容的快感之后。

  芽衣总算是用尽了所有力气。倒在了我的怀里。而此刻我的心情也难以形容。被妹妹夺走了处女……而且是被强奸的……这之后到底该怎么办啊!

  发情枪,真是可怕的道具。

              3、日常的逆转

  人类是奇怪的生物。

  毫无疑问,在经过无比平凡的日常时。

  大家总是追求着和平时不同的感受。

           也就是所谓的【非日常之物】

  追求着理所当然应该恐惧的东西。

  大家期待着世界末日,期待着杀人狂,甚至期待着……强奸。

  从高潮的余韵冷静下来之后,我不禁这样想着。

  我是真的【被强奸】的么?

  还是说是【想要被强奸】呢?

  看到面前露出恍惚表情的妹妹,我不禁这样想着。

  芽衣当时虽然力气很大,但是我是知道该如何应对的才对。

  为什么当时我没有做出实质上的反抗呢?

  真的……真的仅仅是因为刺激太大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么?

  还是,内心深处期待着被做这种事情呢。

  妹妹们都很温柔,都很可爱,都很为家庭着想,她们总是先我一步回到家里。
  处理家庭的各种事务,代替长期在外工作的母亲支持着家庭。

  虽然她们年龄较小,但是比起我更加成熟也说不定。

  这样的妹妹们即使是脏话都没有说过,也没有因为我的繁忙而没有顾得上家庭而道出一丝怨言。

  爱美和芽衣,都是我最重要的妹妹。

  我爱着她们,甚至胜过了自己。

  芽衣在高潮之后,转瞬间遍像是脱力了一样倒在了我怀里。

  一边看着妹妹的脸,一边想着这样的事情。

  我是爱着芽衣的,亲情和爱情虽然不是一种东西。

  本质上却是完全一样的吧。

  我和芽衣是亲人,将来也会一直持续下去。

  本来应该……会这样的。

  但是因为刚才那件事,一切都变了。

  我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种情况。

  明明是应该由我守护她们的,明明是最重要的亲人。

  芽衣失神之后,我就马上冷静了下来,这是我的优点,能够迅速的调整自身。
  暂时忘掉难想的问题,做好现在该做的事情。

  忍耐着下体的不适感将芽衣移动到床上,将被撕烂的衣服藏起来,将地上的血迹和汗水擦干净,为了消除房间的异味还拿香水喷了一下。

  收拾好一切之后,我便迅速的反锁了门。

  这时爱美便上来叫芽衣和我吃饭了。

  虽然对她很抱歉,但是现在实在是没有精神。

  再说下体实在是挺难受的,也不想走出去吃东西。

  所以就随便编了个理由说芽衣和我都没办法吃了。

  这也要感谢自己平时的作为,虽然爱美很奇怪的样子,但是也没有怀疑的下了楼。

  对不起喔……爱美,以后一定会补偿你的。

  虽然刚才运气不错没有被发现,也要感谢墙壁的隔音效果不错。

  如果爱美贴在门上偷听的话,那是无论如何也无法糊弄过去的。

  不过爱美是好孩子,绝对不会这么做的吧。

  「咦……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芽衣从床上醒了过来。

  然后迷迷糊糊的看了看我的脸。

  「亚美……姐姐……」

  想到刚才的冲击,我不禁有些惧怕。

  万一再次发狂怎么办,现在的状态再受到侵犯的话。

  我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

  「姐姐,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怎么会这样……怎么可能会这样」

  芽衣眼睛一下子朦胧了,嘴唇颤抖着,大颗大颗的泪珠从眼睛里流出来,滴到了床单上。

  看来是想太多,发情枪的效果果然已经消失了,芽衣失神之后早已过了30秒了。

  [[[ 很可爱不是么?]]] 看着芽衣的表情,我不禁咽下一口口水。
  为什么……这么的……【可爱】呢?

  比平时更加的【可爱】呢。

  现在想来我为什么会锁门呢?

  大概是已经想到之后会发生的事情了吧。

  还是说……是已经打算那么做了呢?

             [[[你没做错喔]]]

  我内心中的什么开关,可能已经被激活了吧。

  因为自己最爱的妹妹非日常的暴力和侵犯,将自己内心中一直压抑的东西给唤醒了。

  处女被妹妹夺走了,说不定因为处女膜的存在而存在的【什么】也一并被夺走了也说不定。

           [[[其实那一直是存在着的]]]

  「姐姐……为什么不说话……为什么不说话……呜呜呜……姐姐……」
  看着芽衣痛苦的表情,我明明应该手忙脚乱的。

  但此刻大脑却考虑着不找边际的事情。

  自己都弄不清自己在考虑些什么东西。

  [[[ 好可爱,好想舔,按耐不住了]]]

          但是值得一提的事情是————

        【我丝毫没有因为妹妹的泣颜感到伤心】

  【并且,还有些莫名的兴奋。】

  芽衣是个自尊心很高的女生。

  一直考虑着他人,虽然有时候会很凶悍,但也不会带有恶意。

  她的魅力毋庸置疑,但是此时此刻那张傲慢中带着温柔的脸。

  却遍布着恐惧和悲伤,还有自责。

  但是这样的表情,却让我的内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这样的芽衣让我觉得她无比的可爱。

  可爱到,让人想要吃掉她呢。

  [[[ 吃掉她吧,不用客气]]]

  「没事喔,所以不要哭了」

  我嘴上这么说着,当然要这么说,不然还能说什么呢?

  虽然想要多看看那样的表情,不过考虑到芽衣的内心应该并不好受。

  可惜归可惜,我毕竟是姐姐嘛。

  「伤……伤没问题么……不是流血了么……没问题么……呜呜呜……姐姐」
  芽衣看到我的表情一如往常,好像稍微安心了。

  但是自责的表情却没有减弱,反而加强了。

  用力的抓住我的肩膀,却没有刚才那样的力量了。

  「那个……嗯。已经没问题了……」

  才怪,虽然现在确实不疼了。

  但是有着满满的违和感,这种感觉到底是什么连自己也不知道。

  不禁两腿互相摩擦了一下。

             [[[期待着什么呢]]]

  「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姐姐……真的很对不起」

  芽衣很聪明,善解人意,肯定还以为我是顾及到她的想法才说出这话的吧。
  但是她也没有点破,只是一味的道歉。

  「为什么我会做出这种事情呢……姐姐……对不起……」

  看着这样的芽衣,我不禁感到有些害臊。

  毕竟让芽衣变成【那种样子】的不是别人,就是我自己。

  但是芽衣却这样的自责,做了坏事了呢。

            [[[这种小事不用在意]]]

  发情枪是真东西,毫无疑问是平时无法想象的【非日常之物】我既然使用了它,到底是抱着怎样的期待呢。

  不过凶手虽然是咱,但是作为交换也被夺走了处女。

  这也算是两清了吧。

  不过,我却还是有些无法接受呢……

  必须拿什么来交换才行吧……

  和我的处女一样重要的东西。

  否则这种令人不舒服的违和感一定无法平息吧。

  [[[ 那是当然的,你没有错喔]]]

  「呜呜……即使是姐姐,也肯定生气了吧,毕竟是做了这种事情……」
  真的好可爱,一直在意着我呢。

  但是没关系的……真的没关系的……完……全……没……问……题。

  因为啊……

  [[[ 没问题的,没问题的]]] 「姐姐?怎么了……为什么会笑……」
  芽衣有些害怕的样子,完全理解不了现在的情况吧。

  唉呀呀,这可真不像我,竟然把表情露在脸上了,这时候不应该是这样的表情吧。

  但是呢……但是呢……

  所谓的【一方面的强烈的罪恶感】指的就是这种情况不是么?

  真令人期待,如果之后我再做了那样的事情。

  那么又会怎样呢。

  [[[ 期待着呢,期待着呢]]]

  「芽衣,我爱你哟」

  不知道何时,我已经拿出了发情枪。

  在收拾的时候,偷偷的把发情枪藏在了口袋里。

  如果将它给丢掉的话,可能就能再次回到以前的日常了吧。

  随着时间,芽衣就会忘记今天发生的事情。

  继续作为我可爱的妹妹而存在吧。

  [[[ 但是呢……那样很无聊的吧。]]] 啊啊啊……不过这种金属感触真的很
棒,一想到之后将会发生的事情。

  就感觉脑子都要坏掉了。

  心脏激烈的跳动着。

  好棒……好棒……好棒……

  但是我知道有更棒的东西。

  更柔软的,更滑嫩的,更湿润的……

  理智无法压下对未来的期待。

  在按钮上的手指传来的感触那是无比愉悦的享受。

  [[[ 按下去吧,按下去吧,按下去吧]]] 嗯,好的,好的,好的。
  [[[ 享受吧,愉悦吧,快乐吧]]] YES!YES!YES!
  [[[ 这是拥有了「力量」之人的权利]]] 这是我理所当然的权利。
  这是我辛苦许久的奖励。

  这是我应当做到的回报。

  …………………………………………………………

  看着芽衣逐渐变得恍惚的神情。

  我默默的脱下了刚穿上的衣服。

  如果再被撕烂那可受不了呢。

  校服可不便宜,我的家庭也并不算富裕,不需要给予多余的压力呢。

  呵呵呵……再这种情况下还能考虑着这种事情呢。

  该说不愧是我吧?

  唉呀唉呀……下半身的违和感……

  好像是越来越强了呢。

  即使双腿摩擦再久也无法消除。

  但是不久之后,就会暂时消失了吧。

  我是知道的。

  我应该是知道的。

  那将被更加强烈的感觉所代替。

  那种时刻,已经不远了。

  胡思乱想着。

  我不禁再次露出了微笑。

  手指伸向下体摩擦着,享受着,期待着。

  ————————这种违和感,其实并不讨厌呢。

  4。真正的开始「芽衣,我爱你哟」

  亚美笑了。

  非常幸福的笑容。

  那并不是满足的笑容。

  但是她是知道的,该如何才能满足。

  违和感已经折磨了她许长时间。

  在等待着妹妹醒来的途中。

  用自己混乱的大脑写下了糟糕的记录,自己也无法理解自身的行为。

             所谓的【非日常】

  就如同毒药一般侵蚀着她的身心。

  她或许是已经疯了也说不定。

        但是她自身无法察觉自身所产生的【逆转】

  人类是无法在镜中看到真正的自身。

  活在世上,人类随时都是戴着面具来面对他人的。

  亚美也是如此,对家庭和妹妹的歉意和爱,作为学生会长的自尊和理智。
  都是她的负担也说不定。

  思维变得乱七八糟,无比凌乱,无法维持自身的理智。

  因为这种异常,她才第一次放下了自己的负担。

  这也是多亏了发情枪的神奇功能呢。

  人类是愚蠢的生物,总是因为社会,因为家庭,因为理智,所以才无法解放自身。

  所以才在镜中看不到真实的自己。

  而像只猴子一样进行愚蠢的交配时,才能稍微放松一下,能够将自身的怪物给放出来。

  解放自己的内心。

  不过那是普通人的行为罢了。

  但是亚美其实并不是普通人,她有着太过于强大的爱,她没有将自己的负担当做压力来看,她享受着自己的人生,享受着自己的负担。

  发情枪的存在,对于她来讲毫无疑问是侵蚀了自身现实的【非日常】正因如此,才难以自拔。

  这听起来很矛盾。

  没错,确实很矛盾。

  为什么这么理智的人,会因为【看起来仅仅是这种程度】的【非日常】而变成这样呢?

  明白的大概也只有身在雾中不自知的亚美本人吧。

  真相说不定只是【恶魔的耳语】罢了。

  所以亚美她————再一次对自己的妹妹做出了禁忌的行为。

  但是事与愿违。

  芽衣只是愣了一愣,却没有刚才的反应。

  「怎么回事!为什么没用了?!」

  亚美本来满心期待着再一次和妹妹进行禁忌的交合。

  但是现实却背叛了她的期待,芽衣并没有发情。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亚美双眼大睁,只是一次又一次的摁下发情枪的按钮。

  浑身赤裸露出了美丽的肌肤,身上散发出雌性的香味。

  一只手按住自己的花瓣,另一只手拿着小型手电似的红外线发射器。

  对着自己的妹妹咆哮着。

  看起来无比的滑稽又可笑。

  「亚美姐姐……?」

  芽衣发出了声音。

  是因为被自己所爱的姐姐的行为给吓到了么?

  「芽衣……」

  亚美有些绝望的呼唤着芽衣的名字……

  身上流出了冷汗,一只手还是不停的按着。

  但是另一只手,却更加激烈的摩擦着下体。

  为什么会如此?亚美自己也不知道……

  「姐姐……」

  芽衣低下了头,头发遮住了脸,看不清表情。

  「姐姐……亚美……姐姐,亚美姐姐……」

  芽衣再次发出了声音,这次听起来有些颤抖。

  亚美则是呆住了,停下了一次又一次的按下按钮的动作。

             【有什么不对劲】

  发情枪是真的没用么?这应该不是一次性的才对。

  现在到底是怎么回事?

  亚美仔细思考着。

  【自己有漏掉什么东西没有注意么?】亚美抚摸着自身花瓣的手指动作越来越激烈了。

  这场景简直诡异。

  明明亚美的其他动作和表情都停止了,但是手指却还是激烈的动着。

  「亚美……姐姐……亚美……亚美……」

  芽衣还是没有抬起头,只是呼唤着亚美的名字。

  双手抱住了自己的肩膀,好像在承受着什么一样。

  没错,不一样。

  这还是【非日常】。

  在理解到这个情况之后,亚美冷静了下来。

  没错,自己本来是打算——【回报刚才的事】才对。

  没错,自己并不是想要——

             【重新体验一次】

  而是————【将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回报给自己最爱的妹妹】这是她的权利,也是她的奖励。

  「亚美姐姐……亚美……亚美……姐姐……亚美」

  芽衣还是持续呼唤着亚美的名字。

  「姐姐…………亚美……亚美……亚美……姐姐……亚美……」

  看着这样的情况,亚美不由得无名火起。

  「吵死了!闭嘴!」

  啪!

  然后使用了暴力,力量之大,直接将芽衣给击倒在地。

  自己花瓣中流出的液体,已经沾湿了自己的整只手,黏糊糊的雌性香味重新布满了房间。

  其中不只是亚美自己的,仔细一看,重新给芽衣换上的内裤已经完全湿透了。
  大腿内侧也满是芽衣自己的爱液,健康的皮肤透出淡淡的红色。

  没错————【发情】了。

  第一次对妹妹使用了暴力。

  这就是自己的【回报】么?亚美看着自己的手,红红的,粘粘的。

  这不就是自己用来自慰的那只手么?

  因为用力过大而受到反作用力刺激的手还微微有些疼。

  但是给予自己最大的刺激,还是打在妹妹脸上的快感。

  殴打了——自己最爱的妹妹。

  本来应该保护的,却被自己亲手给伤害了。

  芽衣……

  大脑一片空白,也不知道是中了什么邪。

  舔了舔那只手,自己的手很柔软,咸咸的,甜甜的,还有一种无法形容的味道。

  那是什么味道?

  到底是什么味道呢?

  好像很熟悉的样子…………

  确实很熟悉的样子…………

              [[[那是爱哟]]]

  啊啊啊……原来如此!!!我明白了!!!

  那是爱的味道!

  这就是爱!因为芽衣刚才对我做的太过分!所以必须惩罚她!

  虽然感觉很难受,但是也不得不憋着痛苦的内心,给予她惩罚嘛。

  没错,这是正确的。

  亚美没有注意,自己的嘴角正扭曲的上扬着。

  私自得出了奇怪的结论。

  亚美甚至忘记了事情是如何发生的,忘记了自己本来打算做的事情。

  打算好好的惩罚一下不听话的妹妹。

  但是没差,因为啊。

  【要做的事情,本质上没有改变不是么】

  用双手将妹妹的头抓着,就像抓着篮球一样。

  然后抬向了自己,对着那柔软可爱的唇,用力的印了上去。

  也不顾发丝形成了阻碍,只是对着自己妹妹的唇用力的亲吻着。

  舌头伸入了口腔,带入了不知是自己还是妹妹的发丝。

  「咕……噗……嘶……嘶……嗯……嘶……」

  芽衣毫无反应,双手无力的下垂着,只是不知廉耻的流着爱液,一边用看起来很痛苦的姿势承受着自己姐姐柔软的嘴唇和舌头。

  「呜…………呜…………嗯…………嗯…………嗯…………」

  已经分不清是打算将芽衣吸进自己的身体,还是打算将自己塞进芽衣的里面。
  亚美只是享受着,用尽心力的享受着。

  「嗯……嗯……呜……滋噜…………」

  没错,这就是家族,这就是姐妹,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妹妹做错了事,姐姐就应该好好的惩罚妹妹。

  不只是需要暴力,而是用棒子和糖的战术来使妹妹知道自己的心意。

  这就是自己的爱。

  「嗯………………嗯………………嗯…………」

  渐渐的垂下身躯,将芽衣放平在床上。

  然后自己马上骑了上去。

  双脚分开啪在了芽衣的身上。

  「呜……姆…………嗯……嗯……啾……」

  然后开始更加激励的亲吻,亚美毕竟是生手,完全不知道该如何使女人享受。
  只是单纯的将舌头塞进了妹妹的唇。

  然后胡乱的四处舔着,也不顾自己的舌头被妹妹雪白的贝齿给弄得生疼。
  不如说,那种疼痛使得她更加兴奋。

  「呼嗯…………呜啾…………啊…………嗯啊…………呜呜…………」
  两人的呻吟声混在一起。

  虽然受到了亚美全力的一巴掌,但是芽衣并没有显得多么痛苦的样子。
  而是一意专心的承受着姐姐的侵犯。

  只是轻轻张开着自己的双唇。

  使得亚美那灵活可爱的舌头能够毫无阻碍的侵入自己的口腔。

  「啊啊…………啾……姆嗯…………啊嗯…………」

  虽然努力的不让自己对姐姐造成伤害。

  但是亚美很兴奋,舌头用力的动来动去,总是摩擦到芽衣的牙齿。

  「嗯啊…………哈……咕…………啊嗯…………嗯……」

  不止如此,亚美的整张脸都贴了过来,就像是为了将自己给融入芽衣的身体里一样。

  这根本就不像是单纯的接吻。

  两人的脸紧紧的贴在一起,互相摩擦着对方的面部肌肤。

  甚至连牙齿都互相触碰到一起,绝称不上是舒服。

  「噶啊…………哒…………嗯…………呜…………」

  但是亚美却丝毫不减其兴致,只是兴奋的允吸着,舔舐着。

  连牙印都留在了嘴唇旁的肌肤上,红红的印记就像是亚美爱的证明。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两人吻到了忘记呼吸的程度。

  这时才总算分开了紧紧连接在一起的嘴唇。

  不,应该说是【面部】「哈…………哈…………哈…………哈…………」
  「……哈……啊……………………哈…………哈…………」

  亚美脑子里想着自己是正确的,自己是正义的。

  这样做是理所当然的。

  这种常人难以想象的鬼畜行为是理所当然的,对象是自己的妹妹。

  两人都因为有些窒息而急促的呼吸着。

  为了多一点氧气来开始下一次的侵犯和被侵犯。

  「哈…………哈………………哈…………嗯………………哈…………」
  「呼…………哈………哈………哈………………哈…………哈…………」
  口水连成的水晶之桥还牵连在一起,分别通向两人的口腔。

  亚美看着芽衣的表情,红肿的眼睛里带着难以隐藏的泪花,发丝凌乱的涂满在枕头上,只是迷离的看着自己,从自己让她闭嘴之后,她就真的一言不发,只是承受着自己给予的【惩罚】,然后发出可爱的声音而已。

  果然自己是正确的!!!

  仅仅只是接吻而已,就已经超过了和男人做爱的快感了。

  这一点两人还并不知道,自己所做出的行为到底会有多么可怕。

  已经回不来了,即使是真的男人也无法满足自己了吧。

  明明只是初学者间毫无快感的接吻而已。

  为何会有这么巨大的威力呢?

  发情枪并不只是可以让人发情而已。

  随着性交深入和时间,脑内吗啡逐渐使得两人的大脑越来越沉迷其中。
  已经回不来了。

  当然,亚美并不知道自己的理智正逐渐的消失。

  【非日常】的接触,那是精神上的毒药。

  而因为发情枪而大幅强化的脑内吗啡,确是物理上的破坏。

  那是超越了现在世界上任何毒药所能给予的快乐。

  她已经完全称不上是以前的她了。

  是已经拥有了「力量」和「勇气」的「女王陛下」

  并且,现在正在使得这个概念更加具体化。

          [[[将这雌性变成你的奴隶吧]]]

          [[[让她彻底变成你的东西吧]]]

          [[[她没有你以后就活不下去]]]

          [[[这才是永不分离的家族爱]]]

  看着被自己称之为妹妹的生物如此乖巧可爱的样子。

  亚美的内心被强烈的征服欲和占有欲填满了。

  用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嘴唇。

  将口水连成的水晶桥给破坏掉了,但是接下来,两人会进行更亲密的联系吧。
  作为将处女夺走的回报,作为我忍耐了这么久的奖励,作为「女王陛下」的权利。

  我会夺走的,和被你夺走的东西同等价值的重要之物。

  想到这里,亚美不禁有些期待。

  违和感,已经强烈到无以复加的地步了。

  但是————这并不是坏事不是么?

  (完?)
上一篇:【人外娘的世界】下一篇:【SHIFT 变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