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春色  »  【男孩就这样被征服】 【作者不详】

【男孩就这样被征服】 【作者不详】


  19岁的雯是一个高挑的大学在校女孩,身高1.7 米,有着一头美丽的头发,娇美的身材是她的骄傲,浑身散发着一股高校女孩的气质。

  明是一个挺帅的男孩,有20岁了,身高1.72米,在学校里有不少的追求者,其中不乏漂亮的女孩,但博有才气的明相当的高傲,因为明对心中的女孩有相当的要求,况且他从小到大受到的是传统的教育,20年来和女孩子都保持了一定的距离,更不要说搂腰接吻了,同宿舍的其他男生都笑他“高傲的童子鸡”。

  借口问问题到明的宿舍中去的漂亮女孩不少,而雯在其中也算是相当出色的一个姑娘,明对这些女孩都客客气气的。

  这天是星期天,明宿舍的男生都外出去玩了,明独一个人在宿舍内看着书。

  突然响起了敲门声,明开了门,雯站在门口,一身洁白的连衣长裙,手中拿了一本书,明客气地让她了进来,雯关了门,走了过来,宿舍内立即充满了阵阵少女的清香。

  明坐在宿舍的床边,让雯坐在了凳子上,明问:“今天有什么问题”

  “有点小问题想要请教你”雯用她娇美的嗓音回答,雯的嗓音和她的身材一样,在学校算得上是数一数二的,有一种特别女性的气息。

  雯站起身来,高耸的乳峰,纤柔的腰,匀称而柔美的身段款款地走到明身边,雯弯下腰,一股少女的芳香沁入明的嗅觉,雯翻开书,纤细的手指划过书页,声音柔美而又甜蜜:“这里有个问题我搞不懂?”,明接过书,雯凑近了身子,妩媚的大眼睛看着明的脸,明抬头看了看雯,似乎觉察到了什么,脸刷地红了,忙挪开身子,离雯远一点。雯又凑近一点,明又离开一点,这样一直到床边,明似乎觉得不妙,连忙说:“这个问题,明天再解决吧!”

  雯说:“不行,今天就要解决”说着,又进一步逼近了明,高耸的双峰离明只有几厘米,处女青春的芳香包围了明。明红着脸说:“雯,我不会喜欢你的,你不是我心目中的女孩!”,雯美丽的大眼睛盯着明,秀眉一扬,甜美的嗓音坚决地说:“是吗?但你是我心目中的男孩,我今天就是要征服你这只高傲的童子鸡!”

  说完,一双纤细的小手搭上了明的肩头,明浑身一震,双手用力推开雯的手,站起来,厉声说:“你给我出去!”

  “是吗”雯突然袭击,秀腿一勾,双手一推,把明仰翻在床上,随即扑到明身上,高耸面柔软的乳峰压在明的胸膛上,雯的双手迅速将明的双手压到头顶拉直,同时,双腿张开,从两外侧紧紧夹住了明的臀部。

  明非弱男子,只是雯曾是校游泳队的冠军,身材娇美,手脚快捷,双腿及双手亦有力,并且又受过女子防身术的训练。在这突然袭击下,只用了短短几秒就压制住了明的身驱。

  明大为惊骇,大声叫“你要干什么?”。雯用娇媚的大眼睛盯着明,性感而红嫩的双唇吐着少女的芳香“不是说过了吗,我要征服你这高傲的童子鸡,让你求饶地叫我亲姐姐,好姐姐,还要你死心塌地地跟着我!”

  这分明是侮辱,让20岁的男孩叫19岁的女孩叫“姐姐”,是女性对男性最大的侮辱,明又羞又气,但双手双腿的被雯制住,用不上力,他只得涨红了脸,双腿乱蹬,用力挺动了身子,想将雯掀下身来,但雯却牢牢地控制了主动权,明的每一次挺身,雯非但没有被掀下来,反而随着波动夹紧她的一双玉腿,借明的力量进一步控制了明的身驱,还一边耻笑到:“挺啊,用力啊,想不到我的童子鸡还蛮有力的嘛!”明挺了几下,已是气喘如牛了,雯却借着力,用一只秀手紧握明的双手的手腕,令明双手难动,同时雯也腾出了一只手来。

  雯含笑盯着赤红着脸,喘着粗气的明,羞辱道:“怎么,挺啊,没力挺啦,你是男生耶,怎么这么快就在纤弱的小女生身子下屈服啦?”。

  明顿时羞红了脸,只觉得雯一双温热柔软的乳房,随着他的挣扎,隔着纱制的连衣裙挤压着他,雯匀称而姣美的大腿更是紧紧地夹住自已,那忽隐忽现的女性三角地带正隔着裙子和裤子向明挑畔,预示着这是女性对男性的羞辱。

  明不甘心,又再一次进行殊死的反抗,一时间,床板吱呀作响,男生低沉的嗥声,女生娇柔的笑声夹杂在一起。

  这一波的反抗几乎耗尽了明的力气,而雯却将明夹得更紧了,明更羞红了脸,双神无助地望着雯,雯明亮的大眼睛里闪烁着的光芒,面上挂着胜利的微笑,迷人的红唇开口了:“怎么样,叫我好姐姐了吗?这次我还要你自已称乖弟弟,还要你向我求饶投降才行!”

  说着,红唇向明的脸伸去,明羞辱地扭过头去,雯轻轻咬住了明了耳垂,吹着香气,轻声说:“投降吧,明小弟弟!”

  明忽然全身一震,喘着粗气,叫着:“雯,不要,不要……”

  这是怎么回事?

  原来,雯趁着明前一波的挣扎,用腾出来的手,悄悄地拉开了明的裤子拉链,解开了皮带,实际上褪下了明的裤子,现在雯的手正在褪去明的内裤。

  在明的“不要”声中,雯手完成了任务,明的白白嫩嫩的男性在雯的玉腿之间弹了出来。

  现在雯转过脸去,对明柔声说:“怎么样,向雯姐姐我求饶了吗?”

  明倔强地摇摇头,喘着气,叫:“你休想”。

  雯笑着“你还嘴硬!看我怎么用两个小指头弄到你死去活来!”

  明突然身子一挺,两眼发白,粗气直喘。

  原来,雯用她纤细嫩白的手指,揪住了明白嫩柔软的男性象征,明只觉得一双柔软温热的小手握住了自己的命根子,随即一股刺激自两腿间向脊髓伸展,电得他在雯柔软的怀中全身发软。明小没被人碰过的这地方,如今正被异性的温热纤细的手指狎弄着,怎能不令他六神无主。

  雯格格地笑着,只觉得自已的玉手所握之处是一根柔软而温暖的小肉柱,知道这是男性的软弱之处,于是她美丽的大眼睛观察着明的神情,嘴唇凑近明的耳边,用娇美的嗓音笑着说着:“你的小鸡鸡真柔软哟,你的男根好温暖噢,你的小麻屌好好玩,真有弹性!”

  这些有挑逗性的话,让明的血脉张,明不由得摆着头,嘴里叫着:“不要,不要,雯,不要”,身子却在雯纤纤细指的拨弄下挺扭着。

  雯觉得自已手中的男根正变硬,变热,心里明白刺激的有效,于是手指下加大了力度,捏着明的小鸡儿的秀手开始上下扯动。

  明“啊”的一声,身子剧烈地扭动起来,这下招来了雯的格格的大笑。

  从外面看来,衣冠不整的明正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在雯柔软的女性身驱下扭动挣扎着,而身着一身洁白长裙的雯正紧紧搂着明,一边格格笑着,一边用纤细的小手,仅仅用两个小指头在身下狎玩着明越来越大的男性象征,不时小声对明说着什么,令明的脸更红,扭动更激烈了,气也越喘越粗。

  明的神智受到了打击,脸涨得通红,嘴里发出了“哦……哦……”的羞耻的呻吟,雯感觉到手里明的男性更粗更热了,于是再次笑着轻声对明说:“你的男性掌握在我手里呢,你还不快向雯姐姐我求饶!”象是为了加重语气,雯改用两个手指环成一个套,套住平日高傲的明的那小鸡儿,有节奏地开始上下用力捋。

  “啊……”,明叫着,觉得自己魂都快被套飞了,虽然平时自己高傲不羁,但现在,似乎在这少女柔软的身下,魂魄被这少女纤纤细指握住了,明的身和心在雯的纤手一拉一扯中正慢慢地被少女征服着。

  “叫啊,叫雯姐姐饶命,这样姐姐我才会饶你的命根子啊”,雯一边在加紧对明的身体征服一边做心理的征服,她要从身和心都征服并占有这个男性。

  “哦……啊……饶…我…”明终于顶不往雯的攻势,一边扭动着开始投降,“饶什么?是不是饶明弟弟的小鸡鸡?快向姐姐求饶!”雯发出胜利的笑声,一边得势不让人。

  “饶……啊……饶了明弟弟的小鸡吧?”明羞耻地呻吟,雯吃吃地笑,柔软的玉腿更夹紧了明光光的臀部,玉手轻柔而准确地揉套明的男根。

  “啊……雯姐姐……饶命……好姐姐……我求饶了”

  “乖弟弟要向姐姐求饶,以后要听姐姐的话!”雯显然更加紧了攻势,她要进一步征服这个男生。

  “啊……啊……我投降了……我……别玩我了……我乖了,我是乖弟弟,是雯姐姐的乖弟弟,我以后听话了……啊……饶了我的男根吧……我要死了……”

  耻羞一旦突破了防线,使一发而不可收拾。

  雯坚决地套弄着明的男根,她觉得被抓住弱点的男子在女子身下挣扎求饶是一件非常快意的事。

  “男人有什么用?一旦被女人捏住小鸡就得投降了,是不是?”雯笑着说道。

  “不……”明憋红了脸,正企图反驳,雯格格地笑,“我让你看看事实!”,说完,套弄着明的男性的秀手只轻轻加了一点力。

  “啊……啊……”明顿时拉长了脖子嚎叫,气喘如牛,显然,女孩给的刺激力度加大了。

  “是不是,啊,你看你,被捏住了小鸡,现在不是要投降了?”

  雯得意地笑着。

  “是……是……男人没用……被雯姐捏住小鸡就投降了,啊!别捏……我的小鸡了……”明边喘着气边求饶着。

  雯大笑起来,她发现明的男根开始有跳动的趋势,她知道彻抵征服这男生的时机快到了。

  “我要你说,你的小麻铞,你的男性,你的生命都是我雯姐姐的,你失败了,你被我征服了,你是我的小弟弟!”雯笑着,放开了压制明双手的手,集中火力,加紧了对男性的进攻,明一阵阵昏眩,只得紧紧地抱拄雯娇细而柔软的身驱。

  “我……我……”明弊红了脸,无疑,说这话是男性耻辱到了极点,但是他的理智很快被女性柔软的手指制服了。

  “我…是…雯姐姐的……乖弟弟……我被雯姐姐征服了……我是雯姐姐的……我的男性……我的生命……我的小鸡鸡……以后是雯姐姐的了……我投降了……我听话了……好姐姐……饶……饶……弟弟……我……的……命……根……子……啊……不行了!”

  明结实的身躯顺从着雯两根纤细的手指的节奏在挺动,两条结实而有力在大腿在雯柔美的女性身躯下无助地蹬动着,使雯结白的裙摆耀武扬威似地飘扬。

  明的脸憋得紫红,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紧紧地抱着雯,在雯取得最终胜利的银铃般的少女笑声中,明“啊”的一声大叫,全身抽搐,终于到达了耻辱的极点,一股股乳白色的男性浆液在少女纤细手指的牵引下,羞愧地射出了三米多远,溅到了对面雪白的墙上,再也抹不去了!明的第一次终于丢在比他小一岁的少女手上。

  良久,明的挣扎无力地停了下来,身子瘫软在雯软玉温香的怀中,雯望着被自己征服的男孩的脸,感觉到自已玉手中的男性乖乖地软下来,她吃吃地笑着,轻轻地吻,明已经无力挣扎了,只好任由雯吻。

  从这天起,明有了女友,而且很听女友的话。

上一篇:【迷姦我的女學生】下一篇:【家教的艳遇】【全】【作者lxdongqd 】